阿勒泰地区旱情严重抗旱形势十分严峻,出农牧民脱贫致富新希望

 三农资讯     |      2020-01-07 16:40

10月22日,笔者在青河县塔克什肯镇政府门前看到,虽然天气很冷,但交土豆的农牧民排起了队,场面很是热闹。忙着过秤的常务副镇长刘法亮高兴的说:“土豆销售出去了,钱踹在了农牧民的腰包里了,我们领导就放心了。” 2007年,对青河县的老百姓来说是不寻常的一年,受2006年暖冬的影响,开春后土地墒情严重,直接影响到传统小麦的种植,和农牧民的增收。 青河县塔克什肯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旱情给小麦种植带来的不利影响,在全县产业结构调整的总体思路下 ,镇政府经过研究分析结合本镇土壤实际情况,从甘肃引进抗旱性高的土豆进行种植,计划种植土豆865亩,以缓解旱情对农业经济带来的不利影响。在土豆种植时,镇政府聘请县农业部门的植科技人员,下到土豆种植的田间地头,进行技术指导和培训,积极引导农牧民用科学的方法进行种植和田间管理。 土豆收获后,镇政府派人外出联系土豆客商,帮助土豆种植户解决土豆销售难的问题。到目前塔克什肯镇政府,以帮助种植户销售土豆60吨。 萨尔布拉克村牧民瓦黑提激动地说:“政府今年给我们牧民办了件大好事,如果没有政府让我种土豆的话,像这样的干旱天我的生活就困难了!也就不会有现在4000元的收成了。”在严峻的干旱面前,青河县农牧民在各级政府的正确引导下,种植土豆走出了富裕路。

2006年冬,全区降雪量普遍减少,气温升高,我区群众度过了一个历史上最温暖的冬季。然而,暖冬过后干旱紧随而至,旱情形势十分严峻,各族干部群众正全力以赴抗旱。

新疆众多河流中,青格里河是一条小河。而山不厌高,水不厌深,青格里河的名气并不小:青河县因它而得名,阿苇戈壁因它而成为万顷良田。日前,记者走进闻名全疆的阿苇灌区引水工程,在8.8公里长的引水隧洞出口看到,青格里河“流”出的是当地农牧民脱贫致富的新希望。

今年以来,青河县受到干旱天气的影响,草场产草量锐减,特别是秋、冬牧场产草量大幅下降,载畜量明显较低,牧业生产形势严峻,给牲畜安全越冬造成威胁。 该县县委、政府立足实际,加大活畜销售力度,由主管牧业的领导担任组长,组织开展活畜销售工作。同时,选派一名分管牧业领导前往乌鲁木齐、昌吉等地,及时掌握市场活畜价格动态、市场销售情况、需求量等信息,并进行反馈、分析,积极联系收购方,签订销售合同,努力建立一条稳定的销售渠道,确保活畜售出价格合理,牧民增收。 针对今年的旱情,组织干部深入各行政村,大力宣传抗旱自救知识,做到“乡不漏村,村不漏户,户不漏人”,切实提高农牧民对严重旱情的认识,增强农牧民防灾自救意识。并动员牧民在保留一定生产母畜的基础上,减少牲畜存栏数量,适宜出售活畜,减轻饲草供给压力。 此外,各乡分别建立了活畜交易点,由一名干部负责日常工作。制定出台了《活畜交易管理办法》,并根据市场行情,列出了小畜换大畜、活畜换饲料等交换标准,鼓励农牧民根据各自情况,合理交换牲畜,加快活畜出栏,确保牲畜安全越冬。 截至目前,全县共销售活畜52700头,有效的缓解了旱情压力,确保了牧业生产正常进行。

据地区水利局局长王波介绍,从2006年11月至今,我区冬季降水量与历年同期相比偏少50%,东部地区的降雪量甚至不足往年的三分之一。降水量的减少使我区各大河流的水量减少了三分之一以上,今年的旱情与1974年出现的特大旱情相比还要严重。

种植大户来“转场”

流经青河和福海两县的乌伦古河的水流量与往年相比减少了50%左右,目前已降至历史最低点,这使得祖祖辈辈依赖乌伦古河生存的福海县2万多农牧民和20多万亩草场面临严重的旱情。裸露的河床、干涸的土地和尘土飞扬草场使当地农牧民陷入了前所未有困境。以往在我区最早抢墒播种的福海县,今年却因土壤没有墒度,部分农牧民无法开犁播种!

“一亩地种了四五千株,每株产一公斤左右,如果不缺窝,亩产4吨没问题。”望着辽阔的土豆地,肖伦满足地对记者说。

阿勒泰市克兰河是市区穿城而过的主河流

肖伦第一年到青河县种地,他是被招商引资“引”过来的,之前,他一直在新源县种地,接连种了十几年土豆,还和别人合伙办起了土豆加工厂。去年,青格里河水穿山越岭流入20余万亩的阿苇戈壁时,青河县一位领导劝他到新开发的阿苇灌区种土豆,因为这里的水土光热资源更充足。

针对目前严峻的旱情,地区及各县市成立了抗旱领导小组,及时调整产业结构,采取“以水定地,以水定作物”的办法,帮助农牧民度过难关。同时,及早组织农牧民参加农田水利建设,维修渠系,清除淤泥,平整土地,开挖大口井,采取人工降雨等措施,充分利用天上和地下的水资源。

阿尔泰山东南麓气候偏凉,土地又是新开的生地,适不适合种土豆?经过三番五次考察,肖伦认为,这里能长出沉甸甸的麦穗和向日葵盘,也一定能长出硕大的土豆。肖伦仅带了几顶帐篷和一对哈萨克族夫妻,帐篷撑在3000亩承包地旁即是家,哈萨克族农民阿里木哈孜和妻子当起了工头,夫妻俩负责在本地招工。

原本干旱缺水的吉木乃县早在今年年初就亮起了旱情“红灯”,并从2月底开始实施人工增雪抗旱,最大限度地开发空中水资源。同时,吉木乃县按照“以水定作物”的办法,决定减少小麦的种植面积,增加青贮玉米、打瓜等节水作物的种植面积,根据预计水库蓄水情况,吉木乃县调整了各乡种植计划和作物配水方案,按照先保粮、再保苜蓿、青贮玉米、打瓜等作物,先保粮田,再保其它、放弃风险田的顺序进行配水。

3000亩地的主人,是一些即将定居的哈萨克族牧民,他们以每亩300元的价格承包给肖伦,然后在阿里木哈孜夫妇的带领下务工。肖伦风趣地说,教牧民学会种地,是政府的最终目的,土豆收完后他要回新源县,明年再转场似地过来。等定居牧民学会技术愿意自己种土豆时,他就帮他们销售和加工。

青河县在财政十分困难的情况下拿出60万元资金,引导农牧民发展大棚蔬菜、打瓜、油葵、胡萝卜、马铃薯、大蒜、药材等用水量少的经济作物。并决定通过引洪灌溉来浇灌和破冰浇灌沙棘和苜蓿地的种植户财政每亩补助5元。3月12日,青河县人民政府与甘肃清吉洋芋集团签订的投资2000万元,年生产1万吨的马铃薯精淀粉加工合同明确规定,在马铃薯收购期,保证按照市场价格收购,并实行最低保护价收购,这个项目的签定对于青河县农牧民来说无疑是大旱之年的及时雨,给农牧民带来了增收的希望。

阿苇灌区的种植大户,种植面积少则数百亩,多则数千亩。记者遇到一位名叫王强的种植户,来自乌鲁木齐,他明年要在此种一万亩地。一位名叫陈帅奇的种植户,来自河南,他种了650亩打瓜。他们的经营理念是,哪里耕地多、配套设施全,就到哪里投资。有了阿苇灌区,青河县4000余户未定居牧民不用转场了,种植大户却慕名来“转场”。

青河县查干郭勒乡农民正在破冰引流

蜂农千里迢迢来放蜂

(韩祯武 马斥非 摄影)

青河县是边城,也是山城,在阿苇灌区开发之前,全县只有20万亩耕地,人均不足3亩。缺乏连片种植,游牧气息浓郁,无霜期相对较短,这里少见蜜蜂的身影。穿行于灌区无垠的油葵地里,记者分明看到帐篷里居住的是放蜂人。

不足往年50%的降雪,致使我区冬牧场积雪过早消融,眼下牧区大部分草场已呈裸露状态,牲畜无法采食积雪,人畜饮水较为困难。为此,牧民们不得不赶着牛羊沿着小渠提前进入春秋牧场。截止目前,吉木乃县23万头只牲畜,福海县20万头只牲畜,青河县26万头只牲畜已提前半个月转入春秋牧场,并进入接羔育幼阶段。

他叫黄明新,来自安徽,他的妻子、儿子、女儿和200多箱蜜蜂已在此陪他4个多月了。他说,以前也来新疆放过蜜蜂,但从没考虑过到青河县来,因为这里没有大片的油菜花或向日葵,野生果树和野花更是没有听说过。

针对暖冬后可能发生的春季倒春寒、阶段性低温冷冻、大风,夏季干旱、冰雹、病虫害,局部暴雨洪水和干热风等自然灾害,地区及时下拨救灾物资帮助各县市防灾备灾。

今年3月,黄明新一家先把蜜蜂带到江苏的油菜花地,然后到河南的梧桐花丛,接着到甘肃的槐花林,他们一路向西,哪里有花就在哪里停留。今年5月,一家人走到石河子时,有人说,青河县新开的灌区内有成千上万亩油葵,但就是没有蜂农过去放蜂。他动心了,一家人租了一辆货车,带着嗡嗡飞舞的蜜蜂来到了阿苇灌区。

地区水利部门提醒,在全力抓好抗旱的同时,各地也应做好防汛工作,防止可能出现的融雪性洪水和暴雨引发的山洪。特别是沿山和河谷一带农牧民及转场牧民要有防洪意识,不能居住在低洼之处,以防洪水造成的威胁。

“我们这一行是靠天吃饭,可今天收获不少。”黄明新告诉记者。他说,遇到大旱、多雨或虫灾,种植户收成固然会受到影响,而损失最惨的是蜂农。蜜蜂如果出去采蜜,每箱可产七八公斤蜂蜜,如果不能出去采蜜,还要买来白糖、花粉来喂它们。他最害怕虫灾或铁锈病,因为种植户一打农药,蜜蜂便会被毒死,而阿苇灌区的气候、水土条件不存在这些问题。

现在,阿苇灌区的油葵成熟了,黄明新一家开始带上蜜蜂和收获的3吨蜂蜜回万里之外的老家。他说,明年,来这里放蜂的蜂农肯定不止一两户,灌区很适合种油葵和食葵。

牧民争相学浇水

在阿苇灌区二干管片区,水渠边竖着一排高大的宣传牌,上面显示着灌区高效节水方面的管理方式。青河县水利局技术员徐宏江说,阿苇灌区也是当地定居兴牧工程的饲草料基地,这里在解决用水问题的同时,也在设法解决节水问题。

粮食作物、经济作物用的是滴灌,苜蓿地里也是滴灌。记者走进一间活动板房,看到里面安装着苜蓿滴灌自动控制系统,操作人员在电脑屏幕上点击任一数字符号,与之相应的苜蓿地下,浅埋式滴灌阀门便会自动打开浇水。之前,青河县农牧民做梦都不会想到,含有高科技成分的灌溉系统能在这里应用。

徐宏江介绍,使用滴灌的苜蓿,一年可以收获两茬,一亩地一年可产鲜草3000吨,能养10只羊,为农民增收3500元。为了让定居牧民掌握滴灌自动控制系统,青河县鼓励牧民成立用水协会,先对懂“双语”、文化程度相对较高的年轻牧民进行培训,然后让他们以传帮带的形式带动广大牧民学习。如今,冬闲在即,青河县一些乡镇已开始组织牧民学自动化浇水,牧民们争相报名。

“今后,全县缺少生产资料的牧民将向阿苇灌区集中,牧民有了饲草料地,但没有能力或没有意识安装节水灌溉设施的,政府就先垫资建设,然后组织各乡镇牧民来学习,以便对土地进行规范化、集约化管理,还能节省劳动力。”青河县副县长刘正伦对记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