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首创春小麦混播苏丹草技术,新疆农区推广一年种两茬

 三农资讯     |      2020-01-07 03:29

每年收过小麦后,大片土地被闲置,让奇台县绿丰收草种经销部的畜牧师陈明觉得很惋惜,他想:要是能利用这些地,进行混播种植畜牧草料就可以一举两得了。

(记者阿不都热合曼·肉孜报道)当春小麦混播苏丹草技术10月26日经自治区科技厅认定为全国首创时,奇台县牧草专家陈明多年的研究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在全球通胀压力加大、我国农副产品价格高位运行的情形下,我区农区推广的新种植模式“一年两作”,成为推动全疆农业和畜牧业结构调整、有机发展的重要举措。同时,此项改革也成为农民增收的新途径……

巴州焉耆县既是农业大县又是畜牧养殖大县,由于县域草原面积极少,长期以来饲草主要以粮食作物秸秆为主,随着农业产业结构的调整,焉耆县特色高效经济作物种植比例逐年增大,饲草供求矛盾将会加剧,饲草紧缺成为了束缚发展畜牧业的最大瓶颈。为此,去年焉耆县引进苏丹草与小麦混播苏丹草栽培技术,在五号渠乡种植苏丹草736亩,亩均收益可观,同时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粮草矛盾。2008年焉耆县又引进苏丹草3万亩,和硕县在新塔热乡一分场今年也引进了500亩试种。苏丹草在小麦地里混播,选择单产高、适口性好、各类家畜喜食的最佳饲料苏丹草“新苏2号”品种,每亩播小麦30公斤、苏丹草6公斤混合;种肥二胺5公斤、小麦专用复合肥5公斤,种、肥分装进行条播,播深5厘米,保证了混播时的技术要求。春小麦混播苏丹草是在不影响小麦生长及产量的前提下而达到粮草并收的一项新的技术措施;这项技术的推广将极大地提高广大农牧民土地产值,为我州粮食生产和畜牧业的发展找到了新的有效途径,从而使我州北边农牧民达到节本增收的目的。

现在,这个想法在他多年的实践下,得到了回报。从2004年开始小心翼翼地在0.2亩小麦地里展开试验,到2006年,陈明的春小麦混播畜牧草料技术已在奇台县示范、推广了300多亩,在不影响小麦单产的情况下,亩产畜牧用草料达到了近5吨,与单纯种植小麦相比每亩地的净产值居然多了近400元,这让种小麦的农户一下来了兴趣。

苏丹草是我国从苏丹引进的优质牧草,如何扩大苏丹草的种植面积,增加牧草产量,是我国牧草业的一大课题。

农区作物一年一作改成一年两作,或在农田套种牧草——这种全新的种植模式眼下在新疆农区展开。这是在刚刚结束的新疆畜牧业工作会议上传出的消息。

据自治区科技厅情报所的有关资料显示,这在全国都属于首创。新疆是一个畜牧业生产大区,也是优质小麦的主产区之一。但是,受气候条件的制约,小麦收割后大片大片的土地闲置,春小麦混播畜牧草料的技术,可以恰到好处地利用麦收后的有效光热和土地资源,为农牧民提供大量优质的饲料草。

2003年春夏之交,陈明得知哥哥的春小麦优良品种长势喜人,他立即要去看看。当陈明仔细观察后发现,麦苗下生长着3株苏丹草。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发现,这草分蘖多、长势好。这个偶然的发现让陈明萌发了苏丹草与春小麦混播的新课题。

种植模式的改变意味着什么?“其实这一举措是推进我区农业、畜牧业可持续发展、增加农民收入的大改革。更重要的是,它可以解决长期困扰我区的牧区草料紧缺的问题。”业内人士分析说。

2007年,春小麦混播畜牧草料的技术已在奇台、木垒等地推广了2万多亩,并获得了丰收。陈明决定继续推广这一技术,期望在3年内在全疆推广14万亩,为全疆农牧民增加收入。

次年春,陈明带了200克苏丹草种子赶到哥哥正准备播种的春小麦地,将小麦种子与苏丹草种拌匀后撒播,主要是想看看苏丹草是否影响小麦单产。结果令陈明大喜:苏丹草的生长既不影响机械收割小麦,也不影响小麦产量。这也表明春小麦混播苏丹草理论已基本成型。他决定大面积推广示范这种技术。

对农民张维东来说,一年两作的方式已经让他感受到了变化。

但事情远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经过一年多的奔波,在今年春天推广示范工作开始前,很多农民打了退堂鼓,他们忧虑地问陈明:“自古到今,种庄稼就必须除草,现在反而把草掺在小麦种子里播种,这能行吗?”陈明向他们承诺:小麦产量减产了他赔偿,粮草丰收了全是种植户的。

7月7日,在奇台县吉布库镇,张维东正在计划秋季复播作物的事儿。张维东一家三口,家里种有20亩小麦,眼下是小麦收割的季节,张维东盘算着,小麦收割完毕后再复播20亩豌豆。“这样以来,除了万元左右的小麦收入外,豌豆还可以给家里增收近2000元”。

结果,在奇台县示范的304亩春小麦混播苏丹草,在大旱之年小麦单产仍然保持在400公斤。苏丹草鲜草产量平均3600公斤/亩,最高达4800公斤/亩。

其实,在传统农业大县奇台,农民们都在参与着这种全新的种植模式——每年在小麦、大麦、玉米收割完毕后,再复播豌豆、油葵、青贮玉米等作物。

11月26日,陈明说,制约奇台县畜牧业发展的根本因素是缺乏大面积稳定的优质高产饲草基地。奇台县春小麦每年播种面积均在30万亩左右,每年如果有1/3的春小麦地进行粮草混播,就可新增存栏牲畜近10万羊单位。

这种被政府大力推广的一年两作或一年多作种植模式,并不仅仅是为了帮助农民增加收入,更重要的是为了推进农区畜牧业发展,解决长期困扰当地牧区的牲畜缺少草料的问题,让这里的农牧业更快地与国内外畜产品市场接轨。

不久前,昌吉州科技局对陈明的春小麦混播苏丹草技术评审认为:该技术为寻求解决当前草畜矛盾和发展现代畜牧业所需要的优质牧草来源找到了新的途径,立项正确,应用前景广阔。

与传统种植模式相比,新模式优势在哪里?

奇台县农业局局长王明玺告诉记者,作为我区的农业、畜牧业大县,奇台县农作物种植面积是163万亩,多数以种植小麦、大麦、玉米为主。过去,农民春播秋收,地里只有一茬收入,而且农民早早就进入了农闲。同时,该县牧区牲畜在每年冬春畜产品价格最好的时节,因缺草少料而卖不出好价钱。

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奇台县经过多年的尝试,最终趟出一条“以农养牧、以牧促农、农牧结合”的路子。即:农区调整作物结构,除了种植传统作物,如小麦、玉米等,还在这些作物收割后,复播豌豆、油葵等农作物。

经过近两年的推广,当地农牧民的人均年收入增加了100元-300元,而且,复播作物给畜牧业提供了丰富的草料,促进了畜牧业的发展。

按照规划,今后,像奇台县这样推进农区畜牧业发展的农业县会越来越多。

在推进农区改革的同时,我区有关部门也在根据南北疆的农牧业发展特点进行重新调整和布局。

南疆一直以发展棉花、林果为主,与其他农作物相比,棉花采摘过后,剩余的部分基本不能作为饲草料,这使得南疆的畜牧业因饲草料紧缺而发展有限。

针对这种状况,有关部门已计划,利用5年时间,把南疆棉花的种植面积从2700多万亩降到2000万亩,腾出700万亩用于发展饲草料业。而南疆林果业产生的大量树叶和营养枝经过收集和加工,可以成为很好的饲料资源。因此,南疆发展畜牧业要围绕林果业,构建农林牧结合的复合型畜牧业。

与南疆以林果养畜牧的方式不同,北疆是以畜牧养种植。

有关部门分析认为,北疆的种植结构单一,其中,棉花种植面积大,棉花所需的肥料基本靠化肥,影响土地肥力。如果压缩棉花种植面积,发展畜牧业,每年把牲畜的粪便还田,用不了几年,土地肥力就会积累起来,进而形成农业发展良性循环。

因此,有关部门规划,今后,北疆农区要围绕畜牧业加快调整种植业结构,将一年一作改成一年两作或多作,发展环保型的畜牧业。

“种植模式的调整最直接的好处是解决了畜牧业发展的困局,即饲草料长期短缺的问题。”7月8日,新疆畜牧部门的一位官员坦言。

近几年,因新疆草场过牧现象严重,草原生态环境恶化,草料短缺问题正制约着畜牧业的发展。

来自我区畜牧部门的数据显示,2007年,新疆肉类总产量169万吨,占全国总量的2%;奶类产量202万吨,占全国总量的5.5%;禽蛋产量27万吨,占全国总量的0.9%。2006年,新疆人均肉类占有量77公斤,人均奶类占有量88公斤,人均禽蛋占有量13公斤。

同一时期,内蒙古的人均肉类占有量达90公斤,人均奶类占有量363公斤,仅奶类的占有量就是新疆的4倍以上。由此可见,新疆畜产品总量虽然排在全国前列,但畜牧业发展水平很低,畜产品的市场占有率也处于全国较低的水平。

有关专家分析,如果能把畜牧业和农业结合发展,农业生产剩余的大量秸秆和干草,经过加工配置,就能成为牧区很好的饲料资源。

我区畜牧部门的一位官员也表示,我区畜牧业要快速发展,不光要推进农业畜牧业一起发展,还要将畜牧业由数量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做强畜牧业的精深加工。

据我区畜牧部门透露,目前,有关部门已确定畜牧业产业化、外向型的发展道路,引导区内外企业通过并购、控股等方式,实行强强联合,形成大型畜牧企业集团。

在地域规划上,我区拟在天山北坡经济带和伊犁、塔城、阿勒泰等地建设畜产品精深加工工业区;在南疆喀什、阿克苏等地建设面向中亚、南亚的商品肉、禽、蛋出口基地。

□记者观察

种植模式调整就像蝴蝶挥动翅膀

巴西的一只蝴蝶挥动一下翅膀,也许会在美国形成飓风——用“蝴蝶效应”来形容我区的农区改革似乎不太妥帖,但改革未来产生的连锁效应的确让人期待。有专家就认为,这将是新疆农业史上的一场革命。

很多人可能觉得,农区的新种植模式离生活太远。其实不然,在通胀压力加大的今天,农牧业的变化都影响着市民的“菜篮”和“饭桌”。

而此次农区改革的酝酿和展开也有深层次的因素在推动。首先,从2003年到今年,中央对“三农”的支出一直保持增长。尤其是今年,中央财政用于“三农”的资金再创新高,新增部分不少于520亿元。国家对农林牧渔的大投入,其实有平抑当前通胀的考虑。在此背景下,推动我区农区改革、加强畜牧业发展顺应其时。

其次,我区畜牧业发展仍存在整体水平不高、产业结构不合理等问题。在我国倡导可持续发展的形势下,减少农作物对化肥的依赖,实现农牧有机循环发展是我区农牧业改革的重点。新种植模式在全疆推广的意义或许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