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丰宁,一个日本女博士的中国情结

 农民频道     |      2019-11-23 13:30

虽然离北京只有180公里,在河北省丰宁满族自治县小坝子乡,人们生下来就要学会如何与风沙共存。
这里属于农牧交错区,处于京津与内蒙古浑善达克和科尔沁两大沙地之间, 是风沙南侵京津的必经之路。当地民间歌谣描述了这种状况:猪上房,羊跳墙,小孩坐在房檐上。地不打粮,沙子埋房……
当年这里是总理来了车都开不了的黄沙肆虐之地,人们困于贫穷和生态破坏的恶性循环之中。
而如今的情形已经大不一样了,一切还要从一个由中日两国共同发起的防治沙漠化项目说起。
总理的车也开不进的地方
从1998年至2006年,任广梁在丰宁县小坝子乡当了八年主抓绿化的副乡长,他和同事们更需整日与黄沙为伴。
小坝子乡总面积315.6平方公里,2000年前全乡水土流失面积225平方公里,其中沙化面积113.3平方公里,重度沙化面积37.3平方公里,形成大小流动沙丘82处,沙坡19个。
那时乡里几乎连路都没有,村和村之间的土路经常被黄沙掩埋,汽车和摩托车都经常卧在沙地里动弹不得。任广梁和同事,所有的工作只能靠走。所有的工作,就是野外作业,包括两项:制图和刨坑种树。
任广梁他们需要使用GPS设备采集沙化土地的方位、面积,有时候,一面坡有几百亩,沿着边线走一圈大概要10多里路,任广梁和同事穿着军用的高邦胶鞋,白天带着水壶、干粮上山,晚上摸黑下山,没有哪次不累得恨不得瘫在松软的沙地上不再动弹。
还有刨坑种树。任广梁和同事头天量地、划线、挖树坑,等第二天要栽树的时候,前一天挖好的树坑早被大风掀起的扬沙填得没了痕迹。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坚持发动村民种树,但是,成活率极低。
要知道,此地位于北京西北方仅180公里,是抵抗沙漠化的最前线,也是北京和天津等大城市的水源地之一,可在2000年,它的沙漠化面积达到了总面积的44%。这一年5月12日,时任总理的朱镕基来到小坝子乡榔头沟村视察,据村民回忆,当时路上全是沙子,车根本就开不进来,村民连夜挖出一条路。当时朱镕基总理站在沙堆上表示,,政府对退耕还林的村民进行粮食和经济上的补贴,并立即作出了治沙止漠刻不容缓,建设绿色屏障势在必行的指示。
从此,小坝子乡就有了名气,治沙不仅有了政策上的支持,还得到水利、林业部门和各级政府高度重视,社会各方的支持和援助也源源不断地送到这里,其中不乏跨国企业的身影。
当时,丰田时任名誉会长丰田章一郎在日本看到了相关报道,立即下令迅速开展实地调查,并派人前往丰宁评估是否有可能在这里开展绿化工作。而此时,这家公司还未在中国开展整车生产业务。
云南人李德木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学院日语专业,2000年4月加入丰田汽车北京办事处,主要负责社会贡献方面的工作。2000年初冬,在接到从总部下达的去河北丰宁小坝子乡考察沙漠化状况的任务后,他便和另外一位同事动身,前往丰宁。
经过6个多小时的颠簸,李德木一行到达了丰宁县城,在去往小坝子乡的途中,道路被沙子掩埋,汽车开到一半就无法前行。刚工作不久的李德木并不明白,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劲儿做这些事情?
李德木和同事先后多次前往小坝子乡,在他们后来提交的报告中,有这样的描述:沙子淹没了房子的三分之一,有的甚至整个都快被淹没了。
几个月后,名古屋的丰田总部做出批示,在丰宁开展沙漠化治理。
2001年,中日共建的中国首都圈环境保护示范基地项目发起,由四方合作:中国科学院提供技术支援,丰田汽车公司提供资金并派遣日本专家、河北省林业局与丰宁县林业局负责植树作业及日常维护,日本地球绿化中心则从日本派遣志愿者进行支援。
打东边来的农学女博士
刚刚毕业的国友淳子是首个加入刚于2001年建立的丰田生态绿化部的农学女博士。当时这个部门正为在中国丰宁实施的这一项目招聘员工,国友正是部门七名博士之一。在项目执行的15年里,她往返日本、丰宁几十次,在丰宁一住就是二、三十天。在当地人的印象中,国友淳子为人豪爽,爱喝白酒,很快能和村民打成一片。
在与中科院的科研人员共同调研中,国友淳子发现,当地特殊的土壤、气候、降水量等自然条件下,需要因地制宜选择最合适的不同苗木。比如在山地的干燥坡面,适宜栽种油松、山杏;在朝北坡面,应该栽种落叶松等;而在谷地,利用白杨构筑双层防护林,在防风林间可以种植药草和牧草;在沙地,最好成格子状种生根力强的豆科和柳树类植物,稳固沙土。
对这种新的绿化方式,一开始林业局只是观望,并未采纳,但逐渐实施后,人们发现它确实有效,几年后,林业局也效仿起来。
在头三年里,国友淳子等人通过寻找适宜沙地生长的植物、开展大面积的植树种草,项目组共完成造林种草约1502公顷,栽种杨树、山杏、沙棘、沙地柏等树种177万株,并用这些植物筑成四方形沙障,固住了流动沙丘20多处。
这个过程中,项目也为当地培养了一批绿化人才,丰宁林业局站长廉诗启是其中之一。对于林学专业出身的他来说,过去最多只能从报刊文章中接触到林业技术,而这个项目却把中科院那些专家都带过来了,自己跟国友淳子这样的日本专家一起工作就是好几周。
国友淳子带来的各种试验一开始也让廉诗启大开眼界。国友淳子的试验非常精细,比如施化肥,分别有20克、50克、100克、150、200克,实验最后得出结论:施肥100克一株效果最好。另外,施多深也得研究,有的是根末10公分以下最有效,也有的是15公分以下最有效的,这些也都要实地做试验。
2008年5月,环境绿化交流中心在当地建成。在这里,技术人员会对农民进行培训,一些好的治沙经验和模式也由此推广到其他乡镇。丰宁县林业局一直负责该中心的运营。
居民的生计才是根本问题
此后的工作更为复杂。小坝子的沙漠化原因和其他地区一祥,居民的收入依赖于自然环境,单纯植树不能从根本上防止沙漠化。当地村民过去都已畜牧业和农业为主,放羊山羊和肉牛是主要收入来源。而这都是绿化成果的维系成为必须解决的课题。
为了让村民减少放牧,2004年,项目组购入了49头优质奶牛来代替放羊山羊,以贷款的方式提供给32户村民进行圈养。奶牛以饲料为食,在年景好的时候,除去成本,每头奶牛每年可带来3000-5000元的纯收入。
项目组也在引进经济作物上下了不少工夫。除了三四年就可以结果的山杏以外,还种植果树,以及黄芩、串山龙等药草,这些既可以绿化沙地又能增加收入。直到现在村民还记得国友淳子当年指导大家种植的京红123苹果,市场上一直供不应求。。如今露露集团每年会来收购山杏,等到7月下旬的采摘季,一个劳动力一天就能赚一两百块钱。
为了能够持续进行植树造林活动,项目后来又制定了重新获取植树造林资金的机制,即通过和当地居民的协商,将他们从人工林中获得的果树收益中的三成用于扩大人工林。林业局则开设了专用账户,将收益的三成作为绿化基金进行管理。
新家园、新机遇、新未来
中国首都圈环境保护示范基地项目已经持续了15年,2012年项目进入第四期后,主要工作是在河北与内蒙古交界的南沙口子的三个山头开地造林。随着第四期项目的展开,丰田中国已从总部完全接手植树事业,出资方从名古屋变成了北京。2012年4月,丰田专门成立了丰田中国社会贡献部,担任部长的便是当年不知道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劲儿做这些事情的李德木。如今在他看来,一家企业在社会责任面前必须要勇于担当,虽然单个企业的力量是有限的,但通过自身行动带动整个社会共同参与才是社会公益,或者说企业社会责任的真正意义所在。
从一组数字来看:在2001年到2014年的14年里,这一项目累计在丰宁小坝子乡直接投入资金约3750万元。植树约500万棵,绿化总面积超过5万亩以上,树木的成活率高达90%以上,该地区的荒漠化面积由2001年的30.8%减少至10.3%,绿化面积由28.44%增加至51.44%。
村民梁义臣回忆道,以前只要一刮风,第二天大清早就得从窗户里跳出来,一车一车往外拉沙子,有时连房子顶棚都被沙子压塌了。而现在,梁家早已住上了窗明几净的砖瓦房,谈到现在的生活他一脸喜悦,这十多年来,有不少企业过来种过树,但真正坚持下来的也就丰田一家。现在树起来了,沙子没了,生活也好了,俺们真得感谢丰田。
以前全是沙尘的时候全是烂地,根本没有企业愿意来,现在环境好了,外面的公司也来我们这投资农业了。我们的地现在都包给这些公司,也就是土地流转,好地每亩每年给800块钱,烂地400到600块钱。小坝子乡曹碾沟村村书记孟显智说,除了有地租收,村民还能到这些公司投资的项目那儿干活,等于有了双份收入。
而据孟显智介绍,最近又有一家公司想来村里搞光伏农业项目,目前正在洽谈中。
优化养殖、经济作物、引进企业……村民们正在从这场击退风沙的战斗中看到实实在在的好处,而眼前的绿色也终于跟他们幸福的未来交融在了一起。

" >

" >

治沙不等于植树,综合治理才是“正道”。这是丰田汽车丰宁项目给我们的启示,但启示远远不止这些

“中学时候看过一个电视栏目,讲的是非洲某地,人们缺少水和食物、很多小孩没法读书、自然灾害让很多人生活很困难……我当时非常惊讶,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困苦的地方,我就开始思考怎么才能帮助他们呢?”

“别人出差都是去上海、广州,但我出的第一趟差就是丰宁,当时心里还觉得有些不舒服。”回忆起2000年初冬的那趟旅程,丰田汽车投资有限公司社会贡献部部长李德木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国友淳子,一个日本女孩,因为一个电视栏目,立下了一个自己的人生梦想。如今,虽然没能去成非洲治沙,但淳子却因为沙漠和中国结缘,河北省丰宁县更是成为她的第二故乡。

图片 1

追寻:为了梦想寻沙而来

云南人李德木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学院日语专业,2000年4月加入丰田汽车北京办事处,主要负责政府关系相关工作。在接到从丰田总部下达的去承德丰宁小坝子乡考察沙漠化状况的任务后,他便和另外一位同事动身,前往距北京180公里的目的地。

和很多日本孩子一样,国友淳子在小学时也是因为《西游记》开始知道并关注中国的风土人情。也许天生就对外界充满好奇,淳子在了解了丝绸之路的故事以后,充满了到中国探索的渴望。直到中学,她才发现,丝绸之路早已经因为土地沙漠化逐渐消失了。

经过大半天的颠簸,李德木一行到达了丰宁县城,在去往小坝子乡的途中,道路受到沙子的掩埋,汽车开到一半就无法前行。李德木对《汽车商业评论》说:“我之前根本没有听说过丰宁,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劲儿做这些事情。”

“那时候总是梦想着变成神通广大的孙悟空,让所有沙漠变成茂密的森林”,回忆起少年时代的梦想,淳子总是笑中带着苦涩。

“费劲儿”缘于当年5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一次考察。

为了梦想,国友淳子大学选择了农学系,并取得了博士学位,研究如何培育绿色植物,重点学习了森林生态学和生理学。

历史,丰宁曾是一片水草丰美之地。20世纪下半叶,随着常年干旱和过度放牧的愈演愈烈,整个地区都被漫天的黄沙所覆盖,农业生产基本不复存在。

大学期间,她第一次来到了中国。不是旅游观光,而是去内蒙古自治区毛乌素沙地实地考察和研究沙化地区的植被变化情况。这次中国行,让淳子亲眼见识到土地沙化的危害。

在沙漠化最为严重的小坝子乡,2000年前,315.6平方公里的总面积中有225平方公里处于水土流失状态,其中沙漠化面积113.3平方公里,重度沙漠化面积37.3平方公里,大小流动沙丘82处,沙坡19个。

“沙化真是太可怕了,流沙轻易就能吞没村庄、城镇,淹没铁路、公路、农田、草场,在大自然面前,人类太渺小了,随时有可能失去自己的家园,必须要有人去阻止它。”淳子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目标。

当地流行着一句顺口溜:“猪上房,羊跳墙,小孩坐在房檐上。地不打粮,沙子埋房。”此外,还有“北京的沙尘中10粒有2粒来自丰宁”的说法。

因为治沙,国友淳子与中国丰宁结下不解之缘

朱镕基看到小坝子乡如此严重的沙漠化情况后,当即发出“治沙止漠刻不容缓,建设绿色屏障势在必行”的指示。

作为日本近邻,中国严峻的沙化现状让淳子意识到学习和研究不是目的,暗下决心“一定要参与到实际的绿化工作中”。2001年,淳子大学毕业,与多数同学供职于研究所或政府部门不同,她决定投身于绿化工作第一线。

这条消息被日本媒体所报道,并恰巧被当时的丰田汽车社长丰田章一郎看到,他下令丰田中国部迅速展开调查,评估丰田是否有可能在这里开展绿化工作。

那一年恰好丰田汽车公司刚刚成立生物绿化事业部,正在为即将在中国开展的植树治沙项目招聘员工。“大家都知道汽车尾气排放污染着地球环境,而一个车企要参与到保护地球环境的行动中来,这和我的志向是一致的,所以我就去应聘了”,谈到毕业的工作选择,淳子认为正是这个机缘帮她实现了人生梦想。

李德木和他的同事先后两次前往小坝子乡,在他们提交的报告中,除了对沙漠化状况的总结,还有这样的描述:“沙子淹没了房子的三分之一,有的甚至整个都快被淹没了”,时值隆冬,当地居民的生活非常困难。

凭借专业的知识和实干的精神,国友淳子在众多应聘者中脱颖而出,顺利成为中国河北省丰宁县植树治沙项目组的一员。

彼时,丰田正在谋划开启中国的整车业务,按照在其他地区的惯例,必须在当地开展社会公益事业。

这一干就是十几年,国友淳子也因为沙漠与中国丰宁结下不解之缘。正因为经常不在日本,固守在河北丰宁治沙第一线, 直到38岁的她才终于喜结良缘。

三个月后,名古屋做出批示,在丰宁开展沙漠化治理。由于属于社会捐助类项目,按照丰田的规定,必须由董事一级签字方可生效。于是,在丰宁项目裁决书上出现了奥田硕、张富士夫和渡边捷昭的名字。

执着:“享受”植树治沙中的困难

植树造林是世界公认的治理沙漠化最好的办法。在此之前,丰宁一直在下辖各乡镇推行这项工作。以小坝子乡为例,1998年起担任副乡长的任广梁主抓绿化工作,他和同事花费大量的精力发动村民坚持种树,但极低的成活率让不少人丧失了信心。

说起丰宁,历史上曾是一片水草丰美之地。但在20世纪下半叶,由于常年干旱和过度放牧的愈演愈烈,整个地区都被漫天的黄沙所覆盖。

种植植物不适合当地土质,以及种植后无人管理是造成如是现象的直接原因,而缺乏对丰宁地区的综合治理则是问题的根源。

2001年国友淳子第一次去丰宁,离目的地越近她的心情反而越沉重,“一路走,绿色越来越少,离北京这么近的地方竟有那么多沙地,特别受刺激,从都市到山林应该绿化越来越多才正常。”

2001年,丰田汽车和中国科学院中日科技与经济交流协会、日本地球绿化中心、河北省和丰宁县林业局共同在开启了“中国首都圈环境保护示范基地”项目。其中,丰田总部出资,丰田、地球绿化中心和中科院石家庄现代研究所提供技术支持,派出支援队,林业局负责具体的落地事务。

虽然是“有备而来”,但在中国首都以北180公里之外居然有这样一个沙化严重的地方,还是让她出乎意料。

治沙不等于植树,综合治理才是“正道”。这是丰田汽车丰宁项目给我们的启示,但启示远远不止这些。

初步考察后,淳子发现,丰宁和她上学期间去调查过的毛乌素相比,降水量相对较多,沙地面积也较小。她和同事预测,这里的植被是可以恢复的。

选择合适的树种,避免植树之后立刻被风沙所吞噬被提到所有事情的最前列。

这让国友淳子对丰宁的植树治沙充满信心!

2001年丰田汽车成立生态绿化部,主要任务是推进环保研究,开展生态经营。毕业于阪府立大学的国友是首位加入该部门的林业学女博士,在丰宁项目伊始最初几年中,她往返日本、丰宁几十次。国友为人豪爽,爱喝白酒,喜欢跟人聊天,很快便和当地村民打成一片。

然而丰宁稀少的降水、贫瘠的风沙土质,以及全年200多天的四级以上大风,都使得在丰宁种树难上加难。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淳子和她的同事们才能体会。

丰宁的沙漠化非常严重,但通过各项监测后,国友发现植被是完全可以恢复的。另一方面,当地以散养牛羊为主要收入来源,植树必然影响村民的收入来源。榔头沟村最多的时候有过4000只羊,一只羊大约能卖200元~300元人民币;而牛的价格更高,大概能卖到近千元。

图片 2

早在大学期间,国友便曾经前往内蒙古毛乌素沙地调查沙漠化地区的植被情况,她深知治沙重在保持自然条件与居民生活的平衡。“我想做的不仅仅是研究,而是参与到实际的绿化工作当中,为实现人与绿色的共存而努力。”

虽然治沙之前进行了多次考察并制订绿化方案,但项目初期树木存活率并不理想。为此,淳子等技术人员又对当地气候、降水量和土壤条件进行反复研究,摸索出一套适合丰宁地区的植树方案。比如在山地的干燥坡面栽种油松、山杏等,在朝北坡面栽种落叶松等,在谷地利用白杨构筑双层防护林,在防风林间还栽种了药草和牧草。

经过对当地气候、降水量和土壤条件的研究,丰田发现,在山地的干燥坡面,适宜栽种油松、山杏;在朝北坡面,应该栽种落叶松等;而在谷地,利用白杨构筑双层防护林,在防风林间可以种植药草和牧草;在沙地,最好成格子状种生根力强的豆科和柳树类植物,稳固沙土。

随着绿化技术方案的不断改善和成熟,目前该项目的树木存活率已经高达90%以上,超过50000亩的林地就这样活生生的矗立在所有人面前。

国友和中科院一起研究出了栽培这些作物的具体办法——先坑蓄水,再根据土壤已有的成分施以化肥,教给当地居民。这样一来,果树和药草既可以绿化沙地,又能增收。随后,丰田将经济作物所获收益的70%分给当地居民,30%纳入丰田的“绿化基金”,用于植树工作。

“克服困难是一件让人上瘾的事情,我们享受着解决问题的快乐。”提到十多年来工作中的艰辛,淳子不无骄傲的说。

同时,丰田从项目中拿出一部分钱进行小额贷款活动,饲养奶牛的农户一家可以获得5000元的无息贷款,3年~5年偿还后,资金再贷给其他农户。如此循环。

淳子还回忆了这样一个有趣的故事。初期在油松栽种中发现苗木在冬季大量枯死。后来经过蹲点观察,发现原来是法律禁猎后,造成野兔数量不断增加,而野兔喜欢啃食油松的芽和叶。为此,在之后的苗木选择上增大了尺寸,用5-6年生的苗木代替2-3年生的苗木。苗木长高了,野兔也就只能“望木兴叹”了。

2004年,项目组购买了49头奶牛,提供给32户村民进行圈养。除去成本,每头奶牛每年可带来3000元~5000元的纯收入。2008年,因为三鹿乳业的“三聚氰胺”事件,为了避免受到牵连,丰田暂停了此项目。

收获:成长的不仅仅是树木

显然,在丰宁项目中,丰田的做法并非简单的植树造林,而是希望在当地形成良性的生态、经济循环。

国友淳子对第一次拜访当地农户时的情形记忆犹新。听说来了外国人,居民们蜂拥而至。当发现淳子的外貌并无明显的异族特征,气氛开始放松起来。通过翻译,淳子和农户们聊起了家长里短,十分融洽之后,淳子才开始慢慢向大家解释她来这里的原因和目的。

在这个过程中,丰田并不直接参与,而是委托当地政府完成,尤其是树苗种植后的后续管理,丰宁林业局必须组织当地村民进行维护。后者要定期提交实施报告,丰田也会不时前往承德检查落实情况。

在项目实施初期,淳子每个月都来丰宁多次。其中,最长的一次住了28天。淳子为人豪爽,爱喝白酒,喜欢跟人聊天,很快便和当地村民打成一片。

当然,并非事事一帆风顺。

“因为当时我跟牧民们每天吃住在一起,发现他们生活的唯一经济来源就是放羊和放牛,还有一少部分野山杏什么的,所以他们为了生存只能放牧,最终引起了过度放牧的问题。”这些沟通让淳子了解了村民的真实生活,获得了第一手信息,“必须要从沙漠化的成因上解决问题,让村民们不再单纯依靠放牧谋生,而是从我们的植树中获得收益。”

一开始油松苗木在冬季大量枯死。后来国友和她的同事们经过蹲点观察,发现原来是因为法律禁止使用猎枪,造成野兔数量不断增加,而野兔喜欢啃食油松的芽和叶。为此,他们增大了苗木的尺寸,用5年~6年生的苗木代替2年~3年生的苗木。

根据土地条件尽量多种植果树和草药、放牧山羊改为圈养奶牛、引入绿化沼气设施来代替柴草消耗••••••淳子和同事们不但制定出退耕还林和退牧还草之后增加农民收入的方案,还手把手地教村民掌握农牧技能、摆脱贫穷。

她说:“苗木长高了野兔也就‘望木兴叹’了。”

图片 3

丰田中国执行副总经理董长征告诉《汽车商业评论》,2011年他加入丰田时,第一次看到丰宁的植树成果,他不由地从心底里对这个企业感到尊敬。

国友淳子与当地村民情如姐妹

截至2013年中,丰田在丰宁共投入3600万元人民币,项目分为四期:

这位身材瘦小、喜欢穿着户外装的农学女博士,已经成为丰宁县小坝子乡家喻户晓的人物,在人们眼中淳子仿佛就是经常回娘家的好姐妹。

第一阶段的主要任务是大面积的植树种草,合理规划种植方式,为日后打下基础。

谈起丰宁的未来,淳子指着小坝子乡留作观光的一块沙地说:“日本鸟取县原来沙化也很严重,后来经过治理变成了绿洲,现在那里留一块沙地作为见证。希望治理后的小坝子乡沙区像日本鸟取县沙区一样,成为人们旅游观光的好去处。”

第二期是在保住前期种植树木、积极开辟新林地的同时,下大力度改变村民的生活方式,饲养奶牛、大量种植果树、药草等就是在此时展开。

在日本,做公益事业不是看捐多少钱,而是看个人真正做多少事。

第三期除了继续造林外,丰田亦花费800万元在小坝子乡建设环境绿化交流中心。在这里,技术人员会对农民进行培训,一些好的治沙经验和模式也由此推广到其他乡镇,同时也是中小学生学习环保知识的校外课堂。

淳子说,“十多年来,漫天飞舞的沙土减少了,村民的生活环境得到了改善,他们的笑容多了起来。通过丰田这一绿化公益项目,我觉得,成长的不仅仅是树木,还有我自己。”

从2012年开始,项目进入第四期,在河北与内蒙古交界的南沙口子的三个山头开地造林是重中之重。

截至2013年上半年,丰田在丰宁植树约500万棵,成活率高达90%以上,按照一米的间距,树木可以在北京至广州的高速公路上排满;绿化总面积达4.6万亩以上,约等于4200个足球场,当地的扬沙量明显下降。

事实上,随着第四期项目的展开,丰田中国已从总部完全“接手”植树事业,出资方从名古屋变成了北京。由此,去年四月,丰田中国社会贡献部成立。

与绝大多数企业不同,丰田的企业社会责任分为两个部分:社会公益和公司CSR规划的制定、理念的对内对外传播等。在中国,后一项由综合规划部的CSR室负责,前一项则全部交给社会贡献部,而此前丰田的社会公益工作是由政府事务部门完成。

目前,丰田中国的社会贡献部有6名中国员工,外加一位日本顾问,事务集中于环保、交通安全和人才培养三个方面。

李德木认为,丰田之所以要这个部门独立出来,就是为了保持社会公益的独立性和纯粹性。如果把公益放在公共关系部门,大量的资金和人力就将投入到宣传上;如果放在政府关系部门,扩展人脉就会成为不自觉地工作的重点。两者都不符合丰田的理念。

丰田汽车在全球的规定是,每年拿出收益的1%用于社会公益活动。同时明确,公益绝非企业宣传的手段,如果资金紧张时,最先砍掉的是活动经费,具体项目资金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减少。

在整体理念上,丰田坚信,单个企业的力量是有限的,通过自身行动带动整个社会才是社会公益,或者说CSR的真正意义所在,而这要从每一位员工自身做起。

从2011年开始,丰田在华所有事业部的员工都可以选择社会公益带薪休假,参加丰田中国社会贡献部发起的社会公益事业,期间的旅途和住宿费用则由员工自行承担。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北京5年来沙化土地面积减少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