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领村民闯富路,带动敦化特种养殖经济发展

 农民频道     |      2020-01-07 15:42

(作 者 张平 张剑)10月17日上午,随着 “噼里啪啦” 一阵鞭炮的鸣响,乌苏市九间楼乡特种狐狸养殖场正式接牌。乡党委书记陈勇告诉记者,该场是本乡黄渠村几名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在观看现代远程教育电教片后,自发组织奔赴福海县和奎屯市等地深入考察学习,以股份制形式申办的。该产业将成为全乡经济新的增长点。

虽说皮草行业很残忍但是产品却很受富有的消费者的欢迎,养殖毛皮动物也成了农民致富的门路之一。敦化市李强在外务工发现狐狸养殖业前景不错,于是返乡创业养殖起了狐狸,第一年养殖狐狸年收入就达20万元。

近日,北京有家公益组织在江西省赣州市全南县天龙山放生了三四百只狐狸,结果这些狐狸在夜间成群跑下山在邻近村庄游荡,使当地居民非常困扰。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不少公益组织都在从事放生狐狸的事情,一些养殖场也借此找到了一条新的财路。对此,资深动保人士表示,放生狐狸前要做好狐狸的驯化工作和环境评估,以免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破坏。

近日,笔者来到了位于河南省新野县城郊乡王营村林场的淯水狐狸养殖场。该养殖场的创办者梁秋菊告诉笔者,她在山东一家狐狸养殖场打工时发现养殖狐狸前景广阔,利润可观,便一次性投资5...近日,笔者来到了位于河南省新野县城郊乡王营村林场的淯水狐狸养殖场。该养殖场的创办者梁秋菊告诉笔者,她在山东一家狐狸养殖场打工时发现养殖狐狸前景广阔,利润可观,便一次性投资500余万元,创办了河南省规模最大的狐狸良种繁育基地——淯水狐业养殖场。带领村民共同致富的她,被村民尊称为“狐仙”。

说到狐狸的市场效益,特种狐狸养殖场场长胡广军脸上绽放出了一朵菊花。

李强的狐狸养殖场目前占地面积11公顷,雇有6个员工,每年蓝狐出栏达3000只。李强创办养殖场不仅让自己小赚一笔,还带动周边村民发展养殖蓝狐产业,使蓝狐养殖成了太平山村主导产业之一,同时大大改善了村民的生活。

进展

据了解,目前该养殖场有从国外引进的芬兰原种兰狐公100只,银黑狐公120只;美国银黑狐公130只。纯繁兰狐母500只,银黑狐母1500只;唐山红貉、白貉1200只。有国内最优狐狸良种银黑狐,兰狐大头等,其中能繁母狐有3000只,每只母狐每年能繁殖8只~10只幼狐,能为新野县及周边的狐狸养殖户提供优良的种狐,种狐每只约1000元,明年初春种狐繁殖后,可带动农户实现种狐存栏约1万只,产值1000余万元,利润500余万元。该养殖场养殖的狐狸大都是国外进口的原种,狐狸皮一张能卖2000多元,貉子皮也能卖近1000元。

图片 1

狐狸刚放生 又被擒回去训练

在大部分人看来,养狐狸是件脏、累、臭的事,可梁秋菊却不这么认为:“狐狸比想象中要好养,每天喂一次食物,有专用饲料,不用太操心。而且场里还高薪聘请了山东养殖协会的会长邹宗涛为技术总监,组织专业配种团队,准胎率可达95%,并提供选址、防疫、繁育等配套服务,同时为养殖户培训养殖、配种、防疫等技术,全年随到随学,做到发展一户,扶持一户,共同致富。”“现在村里有6个人在养殖场里喂狐狸,每月收入2000元,在家里种庄稼利润太少,打零工也不太稳定,现在在家门口就能工作还能学经验”,养殖场的工人王富春说道。“到明年5月~6月,种狐狸繁育以后,户里建好窝,先发展10户养殖,一户50只,带动农户发展。”梁秋菊高兴地说。

在建立养殖场的初期李强就按照正规化模式经营,根据养殖场实际建立各项规章制度,用于规范职工行为、提高职工素质,人事、后勤实行规范管理,为养殖场提供有力的制度保障。除此之外为提高狐狸养殖场效益和质量,2002年投资15万元改建规范狐狸笼安装新型饮水盒,并安排专人负责配料和饲养。为了提高狐狸幼崽繁殖成活率,李强还亲自到哈尔滨林业大学、松原养殖场等地学习狐狸受精技术。有了规章制度有了养殖技术,规模化蓝狐养殖场就这样建立起来了。

当地人介绍,这些狐狸是北京一家公益组织送来的,说这些狐狸是人工养殖的,要活剥它们的皮毛,因为公益组织觉得狐狸可怜,便把狐狸买回来放生。放生之前,这家公益组织的负责人还专程到这里察看走访,在办理了动物检疫、公路运输等相关手续后,在10日那天将狐狸送到了这里,总数有七八百只,天龙山只是一部分。

面对未来的发展,梁秋菊满怀信心:“下一步,我们计划再投资2000万元,建立皮毛加工车间及配套设施,另建30立方米沼气池一座。采用公司 基地 农户的经营模式,以基地为中心为农户提供技术与幼狐,实行供销一体化,有效降低农户养殖风险,保证农户的利益,引领当地村民共同致富。”

建场初期李强养殖了150只种狐狸,对狐狸笼进行改造后种狐数量达700只。为更好地改进狐狸养殖成本、提高毛皮质量,并引进芬兰种公狐对狐狸进行改良育种,使原有狐狸皮质量大大增加。从2005年开始李强不仅对外出售自己繁育的种狐,还向其他村民传授狐狸养殖技术并进行跟踪服务提供保障,先后带动村民发展狐狸养殖30多户;与此同时李强把养殖场的狐狸皮带到河北去销售,在毛皮的质量、品质上均优于市场上其他商家,直接带动了敦化市狐狸养殖业的发展。为了能够更好地保存饲料降低经营成本,李强在厂里建立了冷库,确保为狐狸提供优质饲料,在经营过程中不断总结经验汲取教训,销售时错开每年1月和12月的销售高峰期,转而在8月和9月货源紧缺时出售从而提高收入。

北青报记者日前联系上了当地居民,据他们介绍,在村子附近的道路上确实看到了很多狐狸,“这些狐狸体型有大有小,颜色也都不一样,就在村子附近来回走动。”

王留军 吴继军

图片 2

北青报记者拨打了全南县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的电话,这名工作人员称,之前放生狐狸的时候,这家公益组织并没有跟县里打招呼。直到发生状况了,县里才知道这个事情,目前县里相关部门正在紧急处理这件事情。

李强致富后并没有忘记乡亲们,曾多次邀请乡亲们到养殖场参观、学习,同时现场讲解养殖经验;为了让乡亲们看到实际效益,提高农民养殖积极性,提出与养殖户签定协议的办法,免费为养殖户提供技术服务,并保证按市场价收购,解除群众后顾之忧。

而当地林业局工作人员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么多狐狸一次放生,会对当地原有的生态造成破坏,也会使这些狐狸大面积死亡,因为这些狐狸都是人工养殖的,野外生存能力并不强。

在李强的带动下,现在敦化市共有养殖户50户,狐狸养殖数量达到2万只左右,不仅大大促进了敦化市狐狸养殖业产业的发展,同时还带动当地村民走上致富之路。

据了解,因为对当地人的生活造成了影响,目前放生狐狸的公益组织正在对村庄里影响村民正常生活的狐狸进行回收,再寻找合适的方式进行安置。当地林业部门也已经对三处放生点进行监控,并捕获了100多只进行野外适应性训练,待条件成熟后,再进行分散放生。

释疑

放生狐狸的那些事儿

在百度贴吧“放生吧”里,根据网民的截图,北青报记者发现,公益组织的放生人员曾经于4月11日在贴吧里上传过在全南天龙山放生狐狸的照片,但这名放生人员随后却删除了所有与之有关的帖子。北青报记者并没能联系上这名放生人员。

在民间,有关狐狸的各种传说非常多,这些传说流传了千百年,至今仍在流传,民间也历来有放生狐狸祈福积德的传统。

一名参与过狐狸放生的人士说,他们认为狐狸是非常有灵性的动物,有恩必报。他们一般将狐狸称为狐仙或者狐狸菩萨。人工饲养的狐狸,最后一般都会被杀掉,然后取之皮毛,实在太残忍了,放生不但可以让狐狸免遭被杀害重归山林,也是行善积德的行为,能够给人们带来转运。

网上建组织 寻找养殖场

张女士和王先生此前曾经放生过数千只狐狸,目前他们也仍在参与。此外,北青报记者询问了多名参与放生狐狸的人士,根据他们的描述,虽然所在的地方不同,但每个组织放生的流程大致一样。

在人员来源方面,从事放生狐狸的人士多为一些行善者,因为有相似的价值观,他们很容易聚到一起。他们会建立一个QQ群、贴吧或者微信群,以方便联系和日常沟通。狐狸的来源基本上都是各地养殖场人工饲养的,群里的成员如果在某地看到有皮毛养殖场在养殖狐狸,用来取狐狸皮,便会将信息发到群里。成员看到之后,大家便会商议如何去解救这些狐狸。

筹钱买狐狸 培养狐狸野性

“大多数放生的狐狸都是花钱从这些养殖场买来的,钱都是大家凑的,这笔钱要足够购买狐狸、检疫、饲料费、交通费等。”一名参与放生狐狸的人士说。在凑齐了资金后,合适的人便会前往这家养殖场,和老板商议能否将狐狸放生,如果老板不愿意,他们便会将这些狐狸买下来,然后找个地方对这些狐狸进行驯化,以锻炼他们的野性。

“在放生之前,一定要对狐狸进行驯化,培养狐狸的野性,人工饲养的狐狸在野外生存不了。等狐狸学会爬树、能自己独立捕食、适应野外环境的时候才能把这些狐狸放生。”张女士说,“放生之前,要对这些狐狸进行检疫,看看有无疾病。”

寻找放生地点 再请法师做法事

在放生地点的选择上也有讲究。据张女士介绍,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放到没有人会捕杀的地方,保证这些狐狸能野外生存,一般不会在城市放生,没有合适的地方。王先生则表示,主要考虑两个因素,一个是要远离人烟,至少要距离村子四五公里,不然狐狸可能会进村吃村民的家禽;二是放生的地方要有水源。当然还要跟当地政府沟通,做好检疫和办理相关手续。

选好地点之后,很多成员都会去放生地点。他们会请法师来做法事,“狐狸有灵性,一定能够听懂法师说的话。”放生之后,他们有时也会隔段时间去看看这些狐狸生活的怎么样。

关注

售卖放生狐狸 成养殖场新财路

根据放生狐狸者的介绍,他们放生的狐狸多是从各地养殖场买下来的。王先生说,狐狸的价格受市场影响比较大,前几年狐狸的价格比较贵,从皮毛厂买狐狸的价格平均每只要900—1000元,这两年受国际市场不景气的影响,300—500元便能买一只,而有的养殖者知道他们要买来放生后,会一下子把价格提高,不买的话有时候就当着他们的面把狐狸杀掉,血淋淋的,为了能以最小的代价拯救狐狸,有时候他们不得不隐藏身份,不让养殖者看出是买来放生的。

北青报记者发现,除了养殖狐狸取皮赚钱,放生狐狸的行为又给狐狸养殖者提供了一条新的财路。

昨天下午,记者以购买者的身份拨打了河北、内蒙古、山东3家狐狸养殖场的电话。

河北一家养殖场的经理说,目前他们养殖场有白狐、蓝狐、银狐几种,白狐每只800元左右,银狐每只500元左右,“你是要大的还是小的,大小不同价格也不一样,白狐最好。”

正当记者表示要多买一些能不能便宜点时,养殖场经理突然说:“你是买来放生的吧,你一说价格贵想多买我就听出来你是买来放生的,现在找我们买狐狸放生的人不少,基本上都跟你问的差不多。”

养殖场经理随后开始向记者推荐应该买哪一种狐狸,“不要买小的,小的你买回去也没法放生,活不了,买个头大的,驯化一下就能放生。”价格方面,活的狐狸的价钱跟买狐狸皮毛的价格差不多,“现在都是这么卖,你不要相信那些价格很低的,他们都是骗你的,品种不好,买回去也不好活。”

内蒙古一家养殖场目前也是有白狐和银狐两种,他们也经常碰到有人来买狐狸放生,“取了皮也是卖,活的也是卖,价格都一样,白狐600元,银狐300元,我们都是这样卖的。”养殖场经理说。

观点

动物放生需法律规范

一些人肆意放生,本来是好心,却给当地生态环境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一名资深动保人士称,放生是好事,但如果简单粗暴地放生,那么可能会事与愿违,好心办坏事。

北青报记者查询发现,1992年国务院批准发布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中对从国外或外省、自治区、直辖市引进野生动物进行驯养繁殖以及放生的行为做了规定。“但这个条例没有明确提到谁可以放生、哪些动物适合放生等实质问题,也没有相关的处罚措施。”

她建议,针对放生野生动物的行为要完善现有的法律,明确规定放生的主体、放生的客体、放生的审批程序、放生的地点、违反放生的制裁措施。